叶淮洲

高绿 真遥 伏八 冲神 懒惰写手 希望有朝一日可以写原创

【月岛萤X绿间真太郎】叛逆


*ABO,H
*师生,年下
*微虐(我不是故意的)
*用爱拉郎
*一个试写与试阅,总觉得ooc了,如果没有人骂我ooc了那我就接着自己拉郎自己嗨了!
 
绿间在下班回家的路上,一如既往地买了块草莓蛋糕。
“我回来了。”绿间在玄关处弯腰换鞋,西装口袋里的一板胶囊不小心掉在地板上。
“老师,你生病了?”少年站在离他一米远的地方,声音从他的头顶上方轻飘飘地落下来,他的目光不知怎么就停留在了少年光裸的小腿处,又被自己脑海里的一阵骚动弄得面上泛红。
“没有。”绿间强作镇定,摸索着拾起药。
“是吗。”少年也不多问,转身走向餐桌,“我饿了。”
绿间瞥到餐桌上少年手边赫然放着一张崭新的竞赛优胜证书,而少年一副懒洋洋的样子,眼睛瞄着天花板,也不知道在看什么。
莫非,是在邀功?
绿间觉得有点想笑。
但又憋住了。
他知道少年的自尊心有多强。
“第一名?”
“差不多吧。”
“恭喜。”
“……”
放在平时,少年一定会戏谑地笑他:除了【恭喜】真是什么都不会说呢。不过这次,他没有。他只是撇着嘴,用力地撕开草莓蛋糕的包装,发泄一样地一叉子下去。
“月岛,吃饭文明点。”绿间推推眼镜,禁不住说教。
“年纪一大就变得啰嗦是老头子的通病吗?”月岛萤冷冷讥讽。
一顿饭再无言语。
绿间收拾了碗筷,就开始做家务。老实说,他的家政水平烂得要命,十年的单身生活、两年照管月岛的长辈生活并没有让他的手法变得娴熟。何况,他一个一米九五的大男人缩在厨房洗洗刷刷,或者跪在地上擦地板,或者坐在小凳上搓衣服,本来就是极其违和的场景。但绿间是一个从不认输的男人,他也非常自信,而且富有责任心,他认为自己既然从月岛的父母那里接管了照看月岛的责任,就应该竭尽所能做到最好。
月岛最近越来越看不惯绿间这样子,说不清为什么,但就是看不惯。他常常故意地用力关上房门,再偷偷打开一道缝,看着在客厅里忙个不停的绿间,直到绿间走进自己的专用书房,反手极轻地阖上门。
你凭什么这么云淡风轻啊!我骂你老头的时候来反驳我啊!
他握紧双拳,狠狠擂在绿间送他的颈枕上——连送礼物都送颈枕这么老年人的东西!真的把自己当成长辈吗?
明明在吃药为什么不告诉我生了什么病?
他回忆着绿间系着围裙背对着他忙碌的样子——弯腰的时候没有自觉地描画出的臀部线条。心头的无名火上又好像被浇了勺热油。
——草莓蛋糕。
他记得绿间的手背,雪白,就像……草莓蛋糕的奶油。还有低头时暴露的后颈。还有走路时若隐若现的脚踝……看上去凉凉的,可能也会是……甜甜的?
月岛萤觉得自己非常想再吃掉一块草莓蛋糕。
这次不是一叉子下去,而是先含住尖尖上的那粒鲜红欲滴的草莓,再一口一口地舔掉奶油,抽丝剥茧,拆吞入腹。
就好像真的把亲手将自己带上学术路的人给……
他反常地失去了一切思考能力,索性戴上耳机,将音乐声开到最大。
此时书房里的绿间也并不好过。
因为绿间一直按时服用抑制剂,目前还没有人知道绿间是个omega。而最近omega抑制发情药的效力对他越来越弱了,可能身体里的抗体积累得越来越多,每次吃药之后身体就仿佛经历了一场激战那样疲惫。他不知道效力还能维持多久,只能不断加大用量,以免在月岛面前露馅。
幸也不幸,月岛是个alpha。
“月……”绿间猛地睁眼,发现自己刚才差点叫出月岛的名字。
这是不行的。
不行。
已经坚持到现在了,未来也可以继续坚持下去。等到月岛成为一名独当一面的学者……他就可以解脱了。
是夜。
“My thoughts are flowing,
  My love is growing,
  My dreams have ended
  And my soul is stranded,
  Now that it’s over……”
耳机里的音乐还在响着,但月岛惊醒的原因却不是这个。
是味道。
让他瞳孔放大的,陌生的味道。
醒来的也不是食欲,是另一种陌生的欲望。
“咚!”客厅传来一声巨响,好像玻璃破碎的声音。
——老师!
“别!别……别开门!”
“为什么?”
“……求你。”
绿间几乎是呜咽着恳求。
短暂的沉默让绿间差点以为自己能够把抑制剂重新吞下去。
“要是我不呢?”
慢慢走进月光里的月岛笑得像个阎罗。
“老师,要是我说不呢?”
月岛萤从来不是个听话的孩子。
他本来只是想看看老师打碎了什么,伤没伤到自己,再问问老师有没有闻到奇怪的味道。但是绿间连这都要瞒着他。
甚至放下姿态去求他。
他气得眼睛发红,你凭什么?凭什么不让我知道?凭什么推开我?
他当然不可能说好的没问题。
客厅里的香味更浓,而源头好像是……
“老师?”月岛眼里闪过困惑。“你是……”
“对!我是!快滚!我要吃药!”
绿间扶着墙,想从地上站起来,但下一秒就被控在地板上。
“月岛!你疯了!地上玻璃渣还没清理!你乱动什么?”
当了两年老妈子,心境真和老妈一模一样了,明明自己处在一个相当危险的状态,首先担心的却还是月岛有没有被割伤。
“诶?老师,你怎么知道我的问题是‘你是omega吗?'而不是'你是想被我上吗?'

评论(7)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