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淮洲

高绿 真遥 伏八 冲神 懒惰写手 希望有朝一日可以写原创

【高绿】濒临by白水

三(上)
篮球赛通知很快下达了,作为化学组中老年人群中的一块小鲜肉,绿间只能一副心不甘情不愿的样子报了名。
“小绿啊,你不打篮球对得起你的身高嘛。去吧去吧!”
倒也不是真的一点都不想打篮球……
扑通,扑通,扑通,扑通……
今天的幸运数字是49,这仅仅是第30个投篮,离尽人事远远不够。绿间一个人在篮球馆里,为即将到来的篮球赛练习投篮。他难得的脱下正装,换上早就不穿的球衣,手掌运转篮球的一刹那,好像又回到了热血的高中时期。
练习就要拼命,比赛就有要赢,射篮就要三分。“不挠不屈”,这句话在高中体育馆里挂了很多年,这是每一届社团成员的信仰,也是绿间曾经的信仰。
并不奢望自己能成为职业篮球手,尽管有着195厘米的天赐身高。赢得某年的winter cup后,母亲说,真太郎,你需要准备联考了,未来你不会走职业篮球这条路,考上东京大学的最好专业才是你该走的路。绿间低着头站在母亲面前,推了下眼镜,点头答应。学期开始,正式办理退社手续,在社团的最后一天,绿间走到篮球仓库,把自己用了多年的篮球用力砸进去,听声音的话大概撞倒了几个空架子,却没去扶,多少有点泄愤的意味。
人生顺风顺水的进行,从未偏离既定轨道,究竟是不是幸福。绿间想,又不敢想。
这一次,久违地碰到篮球,说是“恍如隔世”也不为过。所有轻狂的倔强重新烧起来,简直要燃到连灰都不剩。
……46、47、48、49。
完美结束。绿间抹了把汗,在明亮的灯光下微笑。
“喂,绿间老师,体育馆要关灯了哦?”桃井老师敲敲门。
“嗯。”意犹未尽。
第二天,依旧是体育馆,与心中默念,从今天的幸运数字56开始倒数,绿间站在三分线后,举起篮球。
“绿——间——老——师——”高尾拍着篮球从门口走进来,故意拖长的音调显得玩世不恭。
“高尾老师,你好。”绿间回头,对高尾微微一笑。
“天呐绿间老师你是在冲我笑吗?”
“嗯,大概是吧。”
“我真是大饱眼福了,一般人是见不着的吧,这么稀罕的美景。”
“赢了的话,会笑得更开心。”
“你这么说我还真有点危机感呢。”高尾在他前方来回运球,听了这话,抬头看他,笑得野心勃勃,势不可当。“我们不是同一个队的吧,按照抽签分组的结果,我们好像是正面对手呢。比起操场和体育馆,化学实验室应该不算是锻炼身体的好地方哟!”
“那我也不会输。”绿间扔下这句话,与生俱来的绝对自信力不会认同输的可能性。
“我等着。”
高尾把篮球抵在胯骨处,头微微后仰,右手随意地把刘海推上去,凌厉的剑眉就这么现出来,其威慑力好比不声不响地亮出王牌,而眼底的光芒如同鹰隼,仿佛下一秒就会伸出利爪,攫住猎物,生啖其肉,血祭乾坤。高尾左边的嘴角扬起,无限戾气。
绿间喉咙口的异物滞塞感,又来了。
—————————————————————————————————
三(下)
半场制,three on three,肆虐的灯光下,球场上的男人们奔跑,周璇,几乎每个毛孔都在张大嘴呼吸,汗液蒸发的白色雾气,几乎可以在身后留下一道闪电般来去匆匆的光。
“哦!宫地老师灌篮了!”看台上的学生声嘶力竭地欢呼。
“那边的同学请回到座位上,要注意观赛安全哦!”高尾冲一群激动得快从二楼栏杆后飞下来的学生挥挥手。作为球赛的总策划,虽然等下还要上场打球,但必须要时刻关注场内赛况和场外秩序。真不是人干的事,高尾扶额,就算早就知道会累成狗,果然是不想放弃篮球赛啊!
一场真正的篮球赛。
不是平常和学生闹着玩儿打打,也不是每天一个人在球场上运球、起跳、上篮。而是一场真正的篮球赛。而至于“真正的篮球赛”的定义,没有。有的只是感觉,让人欲罢不能的沸腾感。
更何况,对手还是自己的……不,是迟早是自己的人的绿间真太郎,他都对自己笑过了对不对,高尾光是想想都得意得要命。刚才在更衣室见到绿间的时候,绿间正在换衣服。赤裸着上身,尽管高尾只能看见后背——白的惊人的皮肤,配上纹理分明的块状肌肉,好像是被注入了生命活力的、文艺复兴时期的雕塑。后颈碎发缠绕,高尾的目光沿着双肩分向两边,线条流畅而生动,只见穷途末路处,一对蝴蝶骨支棱棱地隆起,随着绿间的一举一动,欲冲破皮囊,化作真正的蝶翼。
“绿间老师的身体真的真的很好看。”
忍不住在绿间套上球衣转过身来的一刹那说出由衷的想法,而且脱口而出的词汇是“身体”,而不是“身材”,热切的赞扬里好像又多了几分隐晦的暗示。
“这是尽人事的结果,因为每周都会去健身房。”绿间把被眼镜架压住的发轻轻拨出来,似乎没觉察到高尾的话里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
呼~高尾松了口气,看来是空担心一场,第一次对话时可是差点因为说错话被讨厌呢。幸好这个人意外地是个天然呆,但这可不符合优等生的标准哦。高尾笑着拍拍绿间的肩膀:“等下务必让我见识见识,绿间老师的,另一种样子。”
“比起对我发起挑战,现在你更应该关注一下外面的秩序吧。学生来了,开始吵了。”绿间站到更衣室出口,示意入席的学生们安静,却仅仅引发了一浪高过一浪的尖叫:“啊,绿间老师穿球衣的样子,是我第一个看到的!”“是我,是我!”“好帅啊,感觉比平常的禁欲感更具野性呢!”绿间又一副不知道该说什么好的样子。
“真不愧是绿间真太郎啊!”高尾哈哈大笑。好啦,你看,你一出去不是更乱了。剩下的几句他偷偷放在心里说。
不过,有这份心意,也称得上是半个可靠的贤妻了,前途无量哈!
此时的体育馆内更加热闹非凡,高尾看一眼手表,还有2分钟,第一场比赛就要结束了。也就是说,过了首场结束之后的十分钟休息,就是他与绿间在赛场上的第一次对战。想到这个,高尾乐得眼角都飞起来了。
“高尾老师,第二场能不能让绿间老师和你们队的冰室老师对换一下?”负责人事的桃井老师急匆匆地跑过来。
“嗯?”
“紫原老师还坚持要和冰室老师一队,怎么谈都谈不动他,还威胁要不允许的话就捏爆我的头呢,他非说不仅在课堂上,连在球场上也一定要和冰室老师搭档啊。高尾老师,你是总策划,你说怎么办?”

评论(1)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