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淮洲

高绿 真遥 伏八 冲神 懒惰写手 希望有朝一日可以写原创

【高绿】濒临(一)

一(上)
那个男人身上有野兽的味道,绿间想。
高、尾、和、成,不提也罢。虽说他是体育老师,平时穿运动装和休闲装无可厚非,但是开教师会时也不着正装实在是太不得体了。而且一贯走路没个正形,吃饭时大声讲话,路过办公区也没有收敛谈笑的自觉。
简直可以用缺乏教养来形容。
“绿间老师,请问这一步中采用减压蒸馏技术有什么作用呢?”
一名学生的问题打断了他的思索。
“它可以防止间溴苯甲醛被氧化。”简练精准的答案,绿间式标准答案。
他本不该和高尾结怨的。
每周周六,作为化学教研组组长的他都需要整理检查化学实验室,补上缺少的试剂,确认密封存储是否完好,等等。
“绿间老师,工作还没有结束?需要我帮忙吗?”绿间第一次检查的时候,就偶遇了高尾,他一眼就认定了高尾是在无所事事地闲逛。
“不了,谢谢。”绿间皱眉,“实验楼是不允许闲杂人等进入的。”
高尾捂着肚子笑:“'闲杂人等'?好残酷的评价。这个月轮到我检查实验楼整栋楼的卫生,工作量不小诶,应该算不上'闲杂'吧~”
“呃……嗯。”绿间自知言重,一时失语。
“嘛,我看你还没走就过来看看,要帮忙吗?”高尾好像完全不在意。
“……”
“呵……”高尾好像发现了什么好笑的事情一样,低头憋笑,“那,不打扰你啦~”
绿间检查完所有实验室的试剂之后,天已经黑了。他收拾收拾东西,转身下楼,准备出门。结果在最后一个拐角处突然窜出一个黑影:
“嘿,我是送上门的年糕小豆汤先生~”
绿间惊得退后一步,不由得吼出来:“高尾!”
高尾三两步跳到月光下,把温热的小豆汤塞进他手里:“好慢啊,绿间老师,我搞这么出恶作剧腿都要蹲麻了~”
绿间怀疑地看着高尾幼稚的笑颜:“你真的是成年人吗?”
“红豆系,你喜欢的吧。”
……的确没错。
“你怎么会知道?”
“人长了眼睛,自然是用来观察的。”
“那你观察的事物还真无聊。”
“一般一般啦~”
整整一个月,高尾都这么等他,左手是剩了一半的汽水,右手是给他的小豆汤。高尾解释说自己查完卫生之后还得检查锁门,必须要等绿间出来才行。绿间只好每次努力加快自己工作的速度,好不耽误高尾的时间。他不想欠别人人情,坚持要还钱给高尾,次次都被高尾躲过。
真让人搞不懂啊,这个男人。但好像也没那么让人深恶痛绝。
上周周六绿间工作结束,一出门,就看到了高尾。出于礼貌,他向高尾点头致意,并不准备多说话。然而高尾巧妙地堵住了他的去路,可能是无意的吧,冲他灿烂一笑。在他正在考虑如何回应时,高尾来了一句:“今天才发现,绿间……老师,你身上好香啊,用的什么牌子的古龙水?”
“对不起,我没有使用香水的习惯,可能是实验室里挥发的乙醇沾在身上了。”绿间一本正经地答。
“不对不对,酒味我还是闻得出来的,反正你身上就是特别香。”高尾若有所思地凑近了点。
汗液等分泌物与廉价洗衣粉混合的糟糕气味,冲煞进绿间的鼻腔,他从生理上本能地起了厌恶心。他怀疑再不躲开,那个男人就要实打实地贴上自己的脖子了。
“不必了,高尾老师,我还有工作,再见。”
好不容易刷了点好感度,果然本性难移!绿间忿忿地想,甚至忘了买小豆汤。
这件事情倒是越想越来气了。


一(下)
从遇见绿间的那一刻开始,高尾就在性取向上产生了动摇。
这个新来的化学老师,“高校毕业生”“家境殷实”“人品一流”……这些好标签都贴他一人身上了,而且长得还很漂亮。虽然用漂亮来形容男人好像不太合适,但,高尾词汇贫乏,形容无能了。漂亮,绝不是小白脸,却足够清秀。
“有仙气。”高尾玩味地看着正在自我介绍的人。张扬的绿发与低调的性格,不成正比。
然而真正喜欢上,是他落座后,刚好坐在自己身边,低头推眼镜,却傻乎乎地把眼镜掉到地上,眼镜都眯成缝了,还是坚持自己蹲下摸索。
——裸眼视力真是够呛。
高尾叹了口气,帮他捡起眼镜。绿间道谢,戴上眼镜,居然双目诚挚地直视前方,连余光也不留给自己。
但高尾看到,这个看上去冷若冰霜的男人,脸红了。
“犯规。”高尾的心脏好多年没这么热情运作过了。
多么俗套的动心啊,高尾每周六在化学实验室蹲点时,总忍不住笑自己,明明应该设计得更加戏剧性不是吗,不过,看着绿间的白大褂扫起一阵阵风,扫进他最深的心里,他就由衷地感觉自己无比高尚。清闲的体育老师,主动要求无意义的加班,只为了这大约三十分钟“高尚”。
不是一个月的卫生检查,是一学年啊。
上周周六迎面撞上绿间,闻到他身上的香气,大着胆子讲了出来,谁知道套近乎的公式对这个人是不适用的,他大概不太高兴。不过,高尾又一次近距离地观察到了绿间脸红的可爱瞬间,他觉得不亏。明明觉得一个月都过去了,关系总该不再是陌生人了吧,却还是弄巧成拙。
周三下课后,高尾一个人上了教学楼顶楼,想在那儿吹吹风散散心,顺便来根烟。夜幕中,打火机“咔嗒”一响,烟头闪烁起明明灭灭的光,勉强照出打火机上的广告贴纸。高尾靠墙,一条腿支撑身体,手指夹住猛吸了一大口,仰头徐徐吐出,形成的烟雾好像能把天上的星星尽数笼罩。
“高尾老师,墙上有禁烟标示,就在你头顶上方三厘米处。”
高尾笑,把烟头丢在地上,踩灭,说:“对不起,这样行了吧。绿间老师巡逻辛苦咯!要早点休息。”
绿间明显愣了一会儿,点点头离开。高尾目送他离去,突然觉得绿间的背影,很像一颗孤独的星球。很少见他朋友结伴,同事聚会也是找一切借口推辞。他,究竟是怎样的人呢?高尾仍然没走,还是靠墙,用一条腿支撑身体,指尖只剩黯淡的烟味。

评论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