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淮洲

高绿 真遥 伏八 冲神 懒惰写手 希望有朝一日可以写原创

【高绿】濒临(二)

二(上)
绿间最近深感自己的失常,只要稍微接触到类似于焦灼的气味就会恍惚。思绪所在,虽然他绝对绝对不要承认,但的确就是那天晚上的天台,高尾吐出最后一口烟的样子——眼眸深不可测,嘴角牵出暗讽,这种神秘腔调让绿间反感,他以为自己是谁?烟味刺鼻,伤自己,伤别人,可是,即使绿间无数次想要站稳自己完美生活习惯的立场,他还是无法否认,那晚自己也闻到了点别的东西。
譬如,性感?
高尾讲话时上下滚动的粗大喉结,被汗黏在额上的细碎黑发,跳动于眼底的暧昧猩红……
“绿间老师,绿间老师,蒸馏水已经沸腾了!”身旁的学生助手反复提醒。
“啊,”绿间回过神来,迅速恢复正色。“嗯,请熄灭酒精灯。”
课堂有序进行,心里却是无序。
下课逃向教室洗手间。
够了。绿间俯身朝脸上泼了一把冷水,用吸水纸擦干,从西装内袋中取出眼镜布擦眼镜,随后,他戴上眼镜,终止自己无谓的想象。
绿间对着镜子板下脸来,对,这就是完美的情绪控制力。
“没问题。”绿间确认好自己低稳的声线,对,这就是完美的情绪控制力。
绿间稍事休息,坐在办公桌后,把玩自己今天的幸运物。
闭眼,检索,脑子里头有关高尾的记忆现在很多。
在课堂上惩罚上课迟到的学生绕操场跑五公里,但他没有站在一旁,而是顶着大太阳和学生一起跑。
无所事事,常常在学校闲逛,但他认识每一个校工,叫得出每一个名字,必要时还会上前帮一把。
嬉皮笑脸,没规没矩,但他可以和学生打成一片,执勤从来没有迟到早退的情况。
……
看得越仔细,越讨厌不起来。刀子嘴还在满世界下刀子,豆腐心全一头撞上墙了。
相反的,每次相遇时,绿间都会比上一次更加期待着橙色球衣、背号为10的他的笑容,总得绷紧浑身肌肉才能保持一张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扑克脸。今天也是一样,点头回应后,愈发有落荒而逃的错觉。逃什么呢?绿间不明白,拉开年糕小豆汤的盖子,慢慢喝下去。喉咙口似有异物,需要用力回咽,才能让小豆汤流过食管、胃肠。甜而凉的口味,焦灼鼓胀的情绪,心脏胀痛,几乎要跳脱出来。
空易拉罐,踩扁,扔进可回收垃圾箱,绿间推推眼镜,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地忽略了自己,鲜红滚烫的耳廓。
回头看看办公室,绿间想到,办公桌上,小本子里只多了几段胡乱的线条。


二(下)
第一,每天喝两罐年糕小豆汤;
第二,纽扣必须扭到最上面一颗;
第三,似乎对奇怪的收藏品有特殊癖好……
高尾觉得自己可以改行出书了,书名就叫:痴汉观察日记。
只能说绿间的小癖好实在太多,每天都能有全新的发现,这点诱惑力太强,高尾往往是闲着闲着就把眼睛漂移到了那个人的身边,直至觉得世界上全部的色彩都集中在那颗绿油油的头上,其它的非黑即白。
前几天买笔时,高尾鬼使神差地到彩色签字笔展柜前绕了一圈——放在以往这是不可能的,一来选着麻烦,二来他也觉得把纸画的花里胡哨实在不是件爷们儿的事。
结果出门后口袋里多了10支绿色水笔。
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会脑袋发热到,连看一支笔都能想到某个人。
从前交往过的女朋友,提出分手后都会说:“刚认识的时候,你那么热心,为什么交往之后反而就淡了?你真是个喜新厌旧的伪君子。”是啊,热心——人际交往的必备武器,高尾凭着这一点在各种场合都占有优势。可他不是超人,不能在生命的每一分每一秒都做最闪亮的英雄。暖男热销,人们似乎集体认为,暖男就是一插上电就能全天候供暖的那种。说实话,一旦背上了这重枷锁,众人面前他还是如鱼得水,不过,在要求他永远温柔体贴的女友面前他根本热不起来。
“高尾老师,怎么开始用绿色笔签到了?之前我用粉色笔,你还笑我少女心呢!”桃井老师发现了新大陆似的。
“这样一抬头就可以看见啦!”高尾划上上扬的最后一笔,说得云淡风轻。
一如他在攒动的人潮中一眼望见那团柔软的绿色。
下班后,高尾骑车回家,订了泡菜寿司外卖,草草解决晚饭,开始写教师篮球赛的企划。年级部将在下周举行教师篮球赛,主任找到高尾,要他负责组织。
书桌上没什么东西,笔筒倒是满满的。满满当当的笔筒中,只有10支一模一样的绿色签字笔,一支用完,立刻补上一支,永远保持十支的数量,永远保持“这辈子都用不完”的模样。

评论(1)

热度(12)